首页
> 兰台天地 > 兰台故事

从清代广东衙门档案被劫看文档管理的重要性

发布日期:2022 -05 -24 10: 03作者:帅蓉晖 冯绍样

档案,在一定的时期,具有很强的保密性,忽视保密工作将会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清代广东衙门档案被英军劫夺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前后,英、法侵略者向中国贩运鸦片,毒害中国人民,换走了大量白银。在鸦片战争过程中,英侵略军采取种种卑鄙手段,收买汉奸,千方百计刺探清政府军政秘密,以实现侵华之目的。道光二十一年三月,江南道监察御史骆秉章,向道光皇帝条陈:“自来谕旨文报到粤,外人不及闻,英军早已知晓,故能悉内地举动,此必各衙署跟役、书役为彼所用。请饬令严密防范,勿致漏泄消息,以杜英军侦探。”该御史认为严守秘密是十分必要的急务,因此才上奏朝廷。当时道光皇帝谕旨军机大臣及两江总督牛鉴等人,严密查拿泄漏机密之人,审明正法,但为英军递送情报,泄漏消息之人,虽是“殊堪痛恨”却始终没能够查获正法。

鸦片战争以后,英国军侵略者并不满足已得到的权利,阴谋继续扩大侵略战争。一八五六年十月,英军借口“亚罗”号走私船事件,联合法国共同出兵,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英军一度攻陷广州城,焚毁大批民房,残杀无辜百姓,抢劫官署财物。广东衙门档案被侵略军盗劫一空。

据有关资料统计,被盗劫的广东衙门档案有一千九百五十四件,成为英国侵略者进行更深入更广泛地侵略中国的重要情报。(值得一提的是这批档案落入英国侵略者手中之后,当时并没有转到英国本土,而是留藏在中国,辗转到英国驻华使馆之内,直到一九五九年,才运往英国,现保存在英国国家档案局。并经专家庞百腾先生整理,经过多年的努力,于一九七五年编辑出版了《清代广东衙门档案指南》一书)。档案内容涉及有关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军事设施、对外关系条约。大量档案在当时是极为秘密的,如中国和美、英、法、瑞所订条约原件;清政府钦差大臣和各国领事的往来函件;广东清军驻防的手绘地图、地方官署记事表;粤海关给林则徐的有关搜查沿海走私船只的的报告;清政府和钦差大臣耆英、徐广缙和叶名琛之间有关外人的重要书信。

英军在侵略战争过程中,劫夺中国广东衙门档案完全是一种非法侵略行为,侵略军头目额尔金却为此进行无耻辩解:“这些文件相当混乱,如果留在衙门内,他们很可能被抢劫。因此,为了妥善保管起见,将其没收,并将他们移交军事当局是可取的。”而这种可取之办法实为利用这些档案材料施行外交讹诈和欺压手段,其目的就是侵略中国。

对于广东衙门档案被劫,广州将军穆克德纳和广东巡抚柏贵等开始不敢上奏朝廷,约在二十天后,才在一件奏折的附片上报告了广州督抚洋务稿被劫,并提出以后寄谕奏报请加慎密办法,穆克德纳等说:“督署历年夷务稿件,均被该夷劫去,现在抚驭事宜、事关机密,倘一经泄漏,为该夷所侦知,则办理更为制肘,嗣后所有夷务各件,应请旨交军机处寄谕,无庸明发,奴才等一切奏报,亦请无庸发抄,以昭慎密。”清政府在批复上述折片的廷寄中,对广东衙门档案被劫竟没有一点反应,只字未题,实堪触目惊心。

两广总督衙门档案被劫掠,所有办理处务档案,皆被英军劫去,总督衙门档案落入英军手中,其数量之大、内容之丰富、秘密程度之高,实为历史上一次极为严重失密。秘密档案既为英军所掌握,历年清政府办理外务方针、不难窥破底蕴,针对清政府的弱点,采取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进攻、失密产生的后果,在尔后的中央天津谈判中,英侵略者充分表演了出来。

广州沦陷后,一八五八年三月,英侵略军头目额尔金等人和法、英、俄三国代表北上抵达天津,向清政府施加压力。清政府先后派出仓场崇纶和直隶总督潭廷襄接洽谈判。英方根据他们抢劫到手的广东衙门档案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发现了谭廷襄的合作者崇纶写的大量奏折。从中窥见到了清政府官员表现出所谓“凶恶”的态度。英方则以他们不是全权大臣和职务太低等借口,拒绝会晤,坚持清政府另易其人前来谈判。

清政府为满足英方要求,派大学士桂良、吏部尚书花纱纳为全权大臣,接着又加派耆英帮助共同交涉。耆英是一八四二年中英《南京条约》的签字者,后又督粤多年,是一个所谓“于夷务情形熟悉”之人,意在耆英“开导”洋人,“冀其有成”,但是,当耆英到了天津,“英法两夷不与相见,深怀疑贰”,因为英方从抢劫到手的广东衙门档案中见到耆英任两广总督时写给道光皇帝的一件密折,“尽是辱骂该夷之言”,悉知耆英为人刚正不阿,对英方所作所为深恶痛绝,额尔金认为:这足够否定他的态度真诚,因此,派了戴妥玛和李泰国表示额尔金不同他会谈,与此同时注意他的态度如何。额尔金将耆英视为双方谈判的阻碍,就决定把耆英从清政府谈判代表的名单中除掉,所采取的办法就是利用广东衙门档案中一件耆英的奏折,和道光皇帝的朱批而将耆英从谈判使团中去掉的。

桂良、花纱纳向清政府汇报天津谈判时,奏请饬耆英回京提到了广东衙门档案被劫和英国代表团利用耆英奏折逼取照会等事项,耆英到津后,英、法专使“或以照会回复、或以书信推托”,拒绝和耆英会晤,所有送来文书只书桂良、花纱纳两衙,“有意要挟”。由于英国代表团掌握了大批清政府外交秘密档案,这对在天津交涉的桂良和花纱纳产生了极不利的形势,桂良等上奏说:“况自广东残破后,叶名琛所有夷务旧案,皆为英军掠去,向来办法,彼尽窥破,驾驭无术,智勇俱穷。”因而主张:“不如姑为羁萦,徐图补救”,以妥协了结交涉。因此,当李泰国、威尔玛在会晤中出示耆英奏折要挟时,桂良、花纱纳屈服迁就,“……正当辩使条约时,英夷威尔玛于坐前呈出一件,即系当前耆英具奏驭夷情密折,语多残簿夷人,且有道光皇帝朱批,奴才不等胜骇异。”逐不得不“将大概条款暂为允诺”。耆英遭此一击,在侵略者狰狞面目之下,已是无计可施,只得离开天津,咸丰皇帝以其擅自回京,“畏搜无能”,一怒之下,传旨令其自尽,将其处死。

一八五八年六月,清政府代表桂良、花纱纳与英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相继签订条约的还有美、法、俄等国家,大量赔款,增开通商口岸、分割中国大片领土,加速了中国完全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步伐。

清代广东衙门档案被英军劫夺,大批秘密档案落入敌人手中,并利用这批档案扩大对中国的侵略,攫取了种种利益,这些正是由于清政府政治腐败,官员愚昧无知所造成的。因此,对国家的重要秘密未能在战前进行有效的保护,以至落入敌人之后,成为英国侵略者打击清政府的有力工具,这是历史的不幸,我们应当永远记住这一历史教训。

 

 

参考资料①《咸丰朝筹办夷务始末》

                                                                                ②《馆藏清、民国档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