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兰台天地 > 兰台故事

档案再现中国工农红军史上最大规模的阅兵誓师典礼

发布日期:2022 -05 -24 10: 01

1932年,蒋介石集中兵力进攻赣豫皖和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则暂取守势。利用这一时机,中央红军在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的指挥下,再次向闽赣边界地区进军。10月20日,红军一方面军总部在江西广昌召开了军事会议,由总司令朱德和总政治委员周恩来主持制定《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战役计划》。此时毛泽东已离开部队,但中央红军的战役计划仍然依循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制定。而且周恩来在这份重要文件上,亲笔写了“中央政府,如有便请送给毛主席一阅”的批示。中央红军按照该计划的正确部署,于10月18日和19日,进军建黎泰地区,在两天内连克黎川、建宁、泰宁三县城,取得了北线大胜利,从而打通了中央根据地与赣东北根据地的联系。

建黎泰根据地收复后,1932年11月间,红一方面军总司令部迁驻黎川县城篁竹街。周恩来、朱德、王稼祥等在这里领导红军赤化建黎泰,开展土地革命,建立地方武装和征集资财。周恩来、朱德、王稼祥等领导同志在建宁和黎川先后制定和发布中革军委密令、训令等重要文件,指挥红军奋力粉碎敌人的第四次“围剿”。正是在此期间,处于建黎泰中心地带,被称为“中央革命根据地东北大门”的黎川县,发生了一桩重大的历史性事件,这是中国革命史上光耀夺目的一页,是在血色恐怖包围下,英勇无畏的红色雄狮的盛大汇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规模最大,参与军团最多的一次阅兵誓师典礼。

苏区时期的红军权威报纸,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对此进行了登载报道。当年亲临其境的老同志深情回忆:“那是1932年12月30日——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碧空晧净,大地泛金,黎川县城当时最繁华的南泽街对岸,古老的新丰桥南端上首,篁竹街打渔巷广袤河滩上,天刚拂晓,一队队红军指挥员,从四面八方陆续赶来,他们在响亮的口令声中,雄赳赳、气昂昂,进入河滩、排行列阵。但见那往日荒凉而寂静的河滩,顷刻间沸腾起来,人山人海,刀枪林立、红旗招展、军民歌声嘹亮,在中央红军总司令部的组织下,红一方面军第一、三、五军团,闽赣边区地方武装和工农群众十万余人奉召前来集合,举行阅兵誓师典礼,接受中央革命主席和委员们的检阅。

上午9时许,在雄壮的军乐声和密集轰鸣的鞭炮声中,典礼开始。宣誓仪式上,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和刘伯承等领导同志先后作了重要讲话。几个小时的阅兵誓师典礼,充分展示了我英勇红军的强大阵容,表现了人民军队克敌制胜的决心和威武不屈的雄姿。当晚,与会军民举行了文艺晚会,演出了《杀上庐山》(又称庐山雪)等节目,林彪、罗荣恒、罗瑞卿等参加演出。

《杀上庐山》是时任红一军政治部副主任李卓然编写的,剧情是红军打进南昌,杀上庐山,活捉蒋介石的故事,寓意国民党反动派统治像庐山上的春雪,很快就会消融瓦解。这个剧本亦庄亦谐,表现红军的豪迈精神和向上的人生态度。剧本由时任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保卫局局长罗瑞卿导演,他主张“兵演兵,将演将”,同时他在剧中客串蒋介石;宋美龄由第一军团政治部保卫局秘书童小鹏扮演,这位后来担任毛泽东秘书的童小鹏,非常擅长舞台表演,与罗瑞卿极尽调侃嘲弄之能事。戏中有这样一个细节:红一军团眼看杀上庐山,“蒋氏夫妻”慌作一团。

“蒋介石色厉内茬吹牛说:'我有百万大军,还有美国的钢盔,我怕什么?’”

“亲爱的,给你钢盔!”“蒋夫人”忙中出错,递上一个谈盂,蒋介石把痰盂往头上一带,发觉不对,摘下痰盂,气得破口大骂:“娘希匹!怎么把痰盂扣到我脑袋上了?”

剧本在彩排时,效果极好,周恩来笑得直不起腰来,李卓然乘机请周恩来提意见,周恩来说:“戏中敌方主角是蒋介石,我方主角是个军长,好像不搭配,是不是换成军团一级的?”李卓然苦笑道:“至少应该是军团一级,但林彪军团长那么内向,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让他上台表演?要不你帮忙做做工作?”周恩来摇摇头,也没有把握。这时罗瑞卿站出来说:“我来试试。”

改日,军团开会前,罗瑞卿故意神吹自己演起戏如何神形兼备,现在当军人埋没了表演天赋。“别吹你那两下子,真正的师傅还没开腔呢?”林彪终于开口了,“我在中学那时候,也演过老大爷,拄一根文明棍,一步三摇,还是蛮有味道的。”

罗瑞卿见鱼咬饵,忙说:“那你为啥不演呢?”林彪说:“现在不方便”。罗瑞卿使出激将法:“恐怕还是不会吧?聂政委那次上台,有板有眼,一看就是行家,什么方便不方便”。

不提聂荣臻还好,一提他,林彪忍不住奚落起政委来:“他那叫演戏?一口四川辣子味,吓得死人!”

聂荣臻本身就在戏中担任角色,也乘机做林彪的工作说:“咱们别学天桥的把戏,只说不练,真有本事,咱俩上台亮亮”。

聂荣臻一席话,激起了林彪的好胜心:“那咱俩比一比。你们赶快把我和政委安排到戏里去”。

等李卓然把剧本改好后,林彪又反悔了:“说几句玩笑话,哪个真的上台”。罗瑞卿可不干了,说:“军团长向来说一不二,怎么能反悔?”林彪搔搔头皮说:“在戏里,我跟哪个打?”罗瑞卿太了解林彪了,故意先说:“跟王金钰打”。林彪说:“王春钰手下败将,跟他打有么意思?”罗瑞卿又卖一关子:“跟何应钦打怎么样?他是军政部长”。林彪不屑一顾说:“他算老几?你要我演也行,但要把对方换成蒋介石,林军团长打败蒋介石这不是很好嘛?”

鱼终于上钩了,罗瑞卿心中暗喜,嘴里却说:“换成蒋介石太大了吧?人家可是总司令。”

林彪说:“我打的就是总司令”。

演出前,大伙儿还有几分担心,林彪平时不苟言笑,性格拘谨,演出会不会砸锅?谁知一上台,就出人意料,林彪竟然抖出一系列令人拍案叫绝的“包袱”。

晚上9点,联欢晚会重头戏《杀上庐山》正式开学,演出到第四幕,也就是最后一幕,这到高潮。台上军团司令部,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桌上放着一部电话机。突然,电话铃声响了。“喂,我是军团长,什么事?”林彪煞有介事拿起电话。

“现在山上缴获许多战胜品,请示怎么处理”?

“用船装过来”,林彪回答得很干脆。“山上怎么走船?”

台下一片哗然,周恩来、朱德、王稼祥等领导人笑成一团。电话里继续有人请示:“俘虏怎么办”?

“请示罗主任回答”。林彪向来不管属于政治工作的,这是政治部的职责,可他忘了,政治部罗荣恒正害痢疾,事先说好不上台的。林彪这嚷不要紧,台下又是一阵哄笑,几个小伙子不由分说,把罗荣恒推上了台。

好不容易处理了俘虏的问题,蒋介石被押到。“你是蒋介石”?林彪问。“是!”扮演蒋介石的罗瑞卿回复。“怎么叫我们抓住了?”林彪问。“我的飞机坏了。”蒋介石回答。这些都是台词,可是往下,林彪就脱离剧本随心所欲地跑调:“你为什么这么瘦?”罗瑞卿一怔,急忙补台“我满脑子只想剥削人民,所以胖不起来”。“那为什么不吃补药?”林彪又冒一句。“补药?”罗瑞卿答不上,“什么补药?”

“补药可多,人参、燕窝、罐头、红烧肉……”,林彪信口开河,越说越带劲。罗瑞卿灵机一动,临场发挥:“吃什么补药都不中用,我心肠坏了,吃红烧肉拉白水,无可救药”……

一个乱编,一个巧补,浑然天成,天衣无缝。就是这样一场“瞎编”,将士的反响极好。林彪几十年后还时时不忘向部下提起这件轶事,炫耀自己特殊的演技才能。

这次高规格、大规模的阅兵誓师典礼,是在国民党军集中大量兵力向苏区进行疯狂“围剿”的严峻形势下举行的,意义十分重大。典礼的成功举行,给红军指战员和根据地广大革命群众以极大的鼓舞和鞭策,红军士气大振、斗志更坚、信心更足;根据地青壮年纷纷踊跃报名,争当红军、积极参战;广大群众以更高涨的热情,更切实更直接的行动,响应各级苏维埃政府号召,蓬勃开展土地革命运动,想方设法筹粮筹款、出工出力,大力支援前线,为闽赣革命根据地的创造、巩固、壮大发展,产生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根据《江西革命史》《赣东革命史》《馆藏苏区史料》

《抚州红色通览》《馆藏口述档案》整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