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兰台天地 > 兰台故事

风雨北大门,抗争志弥坚——记彭德怀在广昌二三事

发布日期:2020-06-01 15:34

战火熄落,硝烟消散。中国工农红军万里长征的洪流,带着反“围剿”的风尘飞奔,至今近一个世纪,但人们不会忘却,红军赫赫战将彭德怀在当时是怎样同“左”倾错误路线作针锋相对的斗争,可谓“雨猛青松挺”。这里记叙的是,老红军们传颂的彭老总长征前夕在广昌活动的几个片断。

 

一封批评信

1934年春,第五次反“围剿”的硝烟在苏区北大门外弥漫,红军主力奉命开赴广昌,准备集中布防于石咀、千善、高洲、甘竹、洽村一线,要与国民党军“堡垒对堡垒”“集中对集中”地硬拼。自第五次反“围剿”以来,一直推行错误路线的领导者博古、李德独断专行、唯我独尊,对其错误指挥不容置疑。

4月1日,匆匆从泰宁开赶赴广昌的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毅然以个人名义给中央军委写了一封长信,信中毫不客气的指责博古、李德“战略决心的迟疑”“战术动作限制的过分严格”“失掉了下级的机动,变成了机械的行动”“……我们每次接受军委电令,差不多完全没有一个思索的时间”。彭老总对上级在战略指挥上的犹豫不决,战术动作上的机械规定以及对“短促突击”的战术原则,一一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他一心想通过上级改变战略战术来挽转战局,至于对上级的“冒犯”之罪,他是无所顾虑的,令人十分痛惜的是,李德、博古只忙于布置“死守广昌”,这封忠恳、坦诚而切中要害的信发出后,却如石沉大海。

 

战前论争

1934年4月下旬,广昌大会战在激烈进行着,甘竹、长生桥相继失守,国民党军以8个师之众,凭借飞机大炮向广昌城推进。红军已调集9个师集中广昌,以三军团为主力,构筑所谓“永久工事”,准备和敌军进行大规模的阵地堡垒战。对此,彭老总深感情势危机,那天,他急切地赶到广昌城西南乌石岗红军临时指挥部,与博古、李德进行一场紧张而激烈的争论,博古、李德固执地指示说:“三军团一定要守住广昌城。”彭老总再三强调:“广昌是不能固守的,必须估计敌军技术装备。”他们不相信,而只相信自己的工事,彭老总十分气恼说:“在自己没有飞机大炮轰击的情况下,就算是比较坚固的野战工事,在今天敌人的装备下,是不起作用的。”他估计到,如果固守广昌,少则两天,多则三天三军团一万二千人,将全军覆灭,广昌也就失守了。广昌没有城墙……。李德盲目命令:“起码在消灭敌人三至五个旅,以改变目前的战局。”争论的结果,李德、博古坚持错误的打法和不切实际的要求。彭老总一直保留意见,接受任务后,他怒气冲冲、拂袖而去,赶回到前线。虽然他的意见未被采纳,但表现了他对革命事业极端负责而不畏权势的战斗精神,红军死守广昌,最终失利而撤退,损失极大。


怒斥洋顾问

1934年4月28日广昌失守。第二天晚上,军委召集各军团首长到广昌头陂镇下关冯家祠堂开会,彭老总稍晚一点,大步流星进入会场,边走边骂:“你这个李德,你怎么不从苏联带几架飞机、坦克和大炮到中国来打正规战,你作孽太多了,中国革命快被你送光了!”李德听不懂,问翻译王智涛,彭德怀说什么?王智涛搪塞道:“他随便说说”。会上,李德老调重弹,仍侈谈如何进行短促突击,如何组织火力。本来对这种打法及对三军团在广昌遭到的损失,彭老总肚里就憋着一股气,现在一听,火气又上来了,他拍着桌子说:“怎么去组织火力,根本没有子弹,在敌碉堡密布下进行短促突击,十次就有十次失败,几乎没有一次是得到成功的”。他尽情地、毫不保留地讲了自己的意见,大胆地准备个人的不幸。他指责:你们的作战指挥从开始就是错误的。接着毫无顾虑地用实战事例,桩桩件件历数“短促突击”的错误,指出第四次反“围剿”胜利后,几乎没有打过一次好仗,主要是上级指挥错误,就是主力不集中。他斥责李德是“图上作业的战术家”,葬送了根据地,几乎把三军团让敌人消灭掉,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当时,伍修权翻译给李德听,为了保护彭老总而没有全翻。随即,彭老总让杨尚昆重翻了。李德听后立即咆哮几声,“封建、封建!”并捶胸顿足骂彭德怀,说彭老总是为撤销了其中革军委副主席职务发泄不满。彭老总脸不改色心不慌,大义凛然地说:“根本没想那些事,现在是怎样才能战胜敌人,这是主要的。”这时候,一个暴跳如雷,一个是泰然自若,彭老总怒斥洋顾问,做好了受审、开除党籍、甚至杀头的准备,出乎意料,这次没有撤职,也没有给处分,只是李德到瑞金后,造谣说彭德怀右倾。

英名传百世,光采照千秋。彭老总那无私无畏的战斗精神和浩气凛然的革命气节,将永远激励我党我军发扬光大,他那敢于说实话、说真话,勇于坚持真理的崇高品德,是我们民族的光荣和骄傲。

 

 

根据《江西党史研究》《江西现代革命史辞典》《赣东革命史》整理

抚州市档案馆   冯绍样

2020年5月29日

 


浏览次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